• 省政府新闻办批文·浙新办[2008]17号

  • 狗万万博区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网站

  • 温州市第一批文明网站

  • 温州市网络文化协会理事单位

  • 市级青年文明号参赛岗

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狗万万博网  ->  专题专栏  ->  人文狗万万博 -> 正文

圣旨门纪事-狗万万博

2020年07月14日 10:28:34来源:狗万万博网

  ■ 王则信

  永昌堡内圣旨门取名于何朝何代,身边的大人没有一个知道,包括大家一致公认晓得不少天文地理知识的秀才——一爷相公也不例外。没有人知道那就让它去好了,反正某朝某代曾有某个皇帝下过一道黄皱皱御书至此总是真的,不然肯定不可能有这么个耸人听闻的地名。

微信图片_20200714102615.png

  圣旨门底住着我小学念书时的几个同学,其中一个便是与我同属一个房族,而且与我家有通家之谊的王阳松。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母亲脸部有明显的生理缺陷,但心地格外善良,还给他生了两个腰圆膀粗的哥哥,全家以种田为生,家境贫穷那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他家的房子特别低矮,比我稍高的男孩进去就得低头,否则非撞上前额不可。所以我每每有事到他家,总是格外小心翼翼,自觉地把头低得不能再低。

  “明天又是初八了,去不去捉涂?”进门我就朝同伴阳松劈头问道。

  瓯江潮汐有期,每月初八或廿三,落潮时间恰是清晨。从城堡出通市门东行七八里,才能到达茫茫海边。所以捉涂的人们往往天蒙蒙亮起床做饭,不然赶不上朝候。是故,城堡里的百姓,甚至连小小年纪的小学生都知道“初八廿三,起火?^?@(方言,黎明,音pèi dà)”这句民谚。

  阳松是我捉涂时合作时间最长的伙伴。新春时节在冰冷刺骨的海涂捡蚜蛳,清明前后在泥沙相间的涂滩上捡泥螺,夏天则是刨蛤蜊或赶在浪头未漫过腰身之前,用推网去?u米粒大小的跳鱼(俗称蓝?)。只有到了冬天,涂滩上少有别的海鲜了,需要到乐清大荆才能挖到温州城里人当时还不知道如何吃法的泥蒜。但这是大人们才能做的事,小孩子是无法涉足的。

  每次捉涂,阳松和我一人各系一个竹篓儿,里面放着母亲在煮地瓜稀饭时蒸热的“水蒸糕”,而且通常只有长形的一小块,这就是我们的午粮。不过阳松家后院的矮墙旁,植有一株葡萄,从酸酸的葡萄可食开始,说话瓮声瓮气,我管她叫大婶的阳松的母亲,会顺手拿过生锈的剪刀剪下两串,放在我们的篓儿里。于是,我们手提竹制的盛放鱼虾等海鲜的器皿,兴冲冲地上路了。

  海涂是个极神秘的世界,特别是农历清明过后,它的丰腴、富有和慷慨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,只有一只红色大钳的“青蛄”,浅浅积水中开着菊花似的沙蒜,拖着长长的行迹的泥螺,还有细细沙泥下的蛤蜊、文蛤……我们贪婪地时而追逐,时而弯腰,不知疲倦地劳作着。那一小段的“水蒸糕”,未到中午,早就进入辘辘饥肠了。中午的骄阳没遮拦地照在无垠的涂滩上,我们都快招架不住了。这时,忽然想起背后腰间的宝物,那酸酸的葡萄立即成了我们的“接力”(方言,点心),非常解渴,真是胜似天庭仙果的佳品。我们用墁有涂泥的手,反手伸进腰间的篓儿,小心取出,一再端详,选中最小的一颗先扣摘下来,送进嘴巴,含在口中,舍不得轻易咀嚼吞下。

  说来也真够灵验,原先干燥的嘴巴,顿时沁出汩汩口水,使人立马获得一种极其痛快的满足。

  涨潮了,随着哗哗送来的潮声,原来还露出一摊摊涂泥的一个个“洼地”,很快被上涨的潮水浸没了。别看我们才十岁出头的“厮儿”,却早早懂得“人行三步潮涨一步”的“规律”,从容地拉着装有满满劳动成果的竹箩,深一脚浅一脚地朝海边防波堤走去。

  我说过,我的父母和阳松父母的关系非同一般。我对他母亲给予的馈赠,回家只需同母亲一说,她准会命我下次也要送给阳松一点什么。橡皮擦之类的东西我是没有的。好在我的大哥是当地小学的校长,经常有些用过的办公纸需要处理。乡下人崇拜孔圣人,认为写有字的纸张只能烧掉,不能派作其他用场。废纸上有大小不一的空白处还可写字,于是讨来后我将它送给阳松。站在一旁他的母亲——我的大婶,依然会用瓮声瓮气的语调,说着在我听来特别亲切、温暖的话……

  有一年夏天,大约是早禾登场不久,我听说阳松的父亲卧病不起了,阳松也连续几天不见来校上学了。我恐他误了功课,以后随班跟读有困难,便想主动给他“补课”。哪知我刚刚举步走出家门,阳松母亲已出现在我家门口。

  “他一直放心不下呀!”大婶用青筋毕露的右手,揩拭着皱巴巴的泪眼,对我父亲说,“我奇怪了,他想什么呢?那眼神……后来才晓得,他是耸着驴儿样一对耳朵,听窗外大儿子的打稻声……”

  大婶的话变得含糊起来,变得我难以听懂了。因为心中惦记着阳松的学业,未等她说完我先自去了阳松家。

  父亲后来告诉我,阳松妈说,受了一辈子苦的老伴,因为放心不下接茬的大儿子是否用心做农活,特地关照她把大儿子打过的稻头拿进矮屋,放到跟前,直至发现脱落过的稻头找不到一粒剩谷,才安然闭上眼睛!

  但是,阳松最后还是辍学了,因为母亲需要帮手——尽管这个小小帮手只能到海涂捡些泥螺、文蛤之类的海鲜,但对于一个贫穷如洗的农家,毕竟是一种贴补。

  圣旨门或许有过昔日的辉煌,但印于我童年心灵上的,却是一段惨酸的记忆。

[编辑: trs接口] 
分享到:
下载

微博